您的位置:首頁 >分析 >正文

2014年,貴州男子貸款買房未成功,反欠銀行錢成了“失信人”

“我來你們這里貸款沒順利,憑什么說道我不出你們錢了?”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邊顯示您的確是不出了銀行5萬元的貸款?!?/p>

2014年,家住貴州安順市的何健來到銀行,打算辦理貸款來買房子。

可就在他準備好材料來到銀行時,工作人員卻告訴他,由于他之前辦理的貸款業務,沒有及時歸還5萬元的欠款,無法再次貸款。

面臨這種,何健直接蒙了,他連忙對工作人員解釋道:“我之前是申請過貸款業務,但是沒成功?!?/p>

但工作人員卻是十分的認同,并回應如果何健不及時交還這筆欠款,銀行無法為他之后辦理。

同時,銀行的負責人還說:“如果您覺得是我們污蔑你,你也可以去法院控告?!?/p>

那么,何健究竟是不是在銀行貸款?銀行又為何否認是何健欠錢?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男子“被欠款”

這件事還得從2011年想起。

當時何健的妻子,準備做到化妝品生意,但是由于沒有本金,何健的妻子每天都在為這件事苦惱。

為了幫助妻子湊足本金,何健到處向朋友們還債,可借來借去,只借到了幾千塊錢。

看著手里的錢,何健頓時長成一股無力感,他覺得是不知道該怎么辦。

就在這個時候,何健的朋友對他說道:“要不你就去銀行貸款,等之后手頭寬裕了,再把錢給還了。再說了,現在銀行貸款的利息也不算太高,你也不會有太大的經濟壓力?!?/p>

聽見朋友的話,何健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他連忙趕往家與妻子商量。

妻子在聽見何健說要向銀行貸款,不免有些憂慮,她擔心銀行的利息會太高,到時候自己不會還不上。

可何健卻懇求她:“沒人,你要是擔憂,我先去銀行問一下,看看這中間過程具體是個什么樣。要是你實在行,咱再去貸款也不遲?!?/p>

于是,在第二天何健便和妻子一塊回到了安順農商銀行寧谷支行(當時稱之為信用社),咨詢貸款的相關問題。

銀行的工作人員向何健夫婦,介紹了貸款的具體流程以及所必須的相關材料。

在聽完工作人員的介紹之后,何健和妻子心動了,他們決定回家之后就打算相關的材料。

等到次日,何健和妻子拿著材料再次回到了銀行。隨后,該銀行的工作人員吳某便來給他們辦理貸款。

然而,在看完何健帶來的材料之后,吳某說:“何先生,您無法辦理我們銀行的貸款?!?/p>

“為什么?你看,我都按照你們的拒絕把材料和證件帶來了,怎么就辦不了?”何健十分焦急地問道。

“是這樣的,何先生,由于您是城鎮戶口,可能無法辦理貸款?!眳悄诚蚝谓〗忉尩?。

同時,吳某還向何健建議再去相關的政府部門,辦理一些證明材料,到時候自己再幫他看一下能不能辦理貸款。

隨即,何健和妻子便離開了銀行,回到了鎮長的政府部門辦理了涉及的證明材料。

在辦完材料之后,何健的妻子有些猶豫不決了,她對何健說:“要不咱就不去辦了,人家不都說道了,咱是城鎮戶口籌辦沒法?!?/p>

可何健卻說道:“再去試試,說不定有了證明材料就能籌辦了。再說了,你不是還必須錢干你的生意?!?/p>

在何健的再三勸說下,妻子最終答應了。

可等他們回到銀行,將材料一一簽好字轉交吳某時,吳某卻告訴何?。骸皩Σ黄?,何先生,由于您的條件不合乎,銀行這邊無法幫你貸款?!?/p>

聽見吳某的話,何健與妻子有些失望,但也沒有說什么,必要就離開了銀行。

回到家后的何健向家里的親戚借了點錢,湊足了妻子做生意的本錢,進了一間專門買化妝品的店鋪。

每個月的收益也不少,生活也像平常那樣,一切都很正常。

然而到了2014年,何健與妻子正在店里睡覺。忽然從外面走出來一個中年男人。

當時何健的妻子以為是來賣東西的,便急忙拿起手里的飯,上前招呼。

可沒想到,男人卻說:“你們誰是何???”

“我就是,去找我有什么事情嗎?”何健以為是來去找自己辦事的,便踏上前問道。

男人見到何健,從包里拿走幾張紙遞給他,并說:“何先生,您之前從我們銀行貸了5萬塊錢的款,到現在一直都沒償還,我們希望你需要把這筆錢還上?!?/p>

何健拿著那幾張紙,一臉疑惑地問道:“我什么時候貸款了?你又是哪家銀行的?”

“我是安順農商銀行寧谷支行的工作人員,您在2011年從我們銀行辦理貸款,金額是5萬元......”

男人的話沒有說出,就被何健直接打斷了,他說:“你等一會,安順農商銀行寧谷支行?我之前的確是去過你們那里申請貸款,但是你們說道我是城鎮戶口,不合乎辦理的條件,就沒有給我辦理?!?/p>

“對啊,當時我們根本就沒辦理這個貸款,你現在跑來回答我們借錢,是不是有什么問題?”何健的妻子十分生氣地說道。

隨后,男人讓何健夫婦稍等一下,自己去給銀行打電話核實一下明確的情況。

旋即后,男人得到了銀行的答復,他們十分認同就是何健從銀行這邊貸款了5萬元。

“我什么時候從你們銀行偷走了5萬塊錢,這不是露齒著眼說瞎話嗎?”何健拿著男人大聲質問道。

可男人依舊表示就是何健從銀行辦理了貸款,并期望他們能夠早日歸還這筆錢。

說完,男人直接上前離開了。只留給了滿腔怒火的何健和妻子。

誰拿走了貸款

男人離開后,何健和妻子急得團團轉,他們忘記很確切,自己當時并沒有貸款。

那么,既然何健沒有貸款成功,這筆錢又是誰拿走的?

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第二天何健與妻子便再次回到了安順農商銀行寧谷支行,他們想要銀行給自己一個眾說紛紜。

“你們當時說道,我是城鎮戶口,不合乎辦理貸款的條件,我就沒有再申請貸款。既然我沒有貸款,你們又憑什么讓我送給你們5萬塊錢?”在銀行的大廳中,何健十分氣憤地質問著工作人員。

“對不起先生,請求您先不要這么激動,我這邊給你坎一下?!惫ぷ魅藛T邊說邊從電腦上查找相關的資料。

很快,工作人員就查到了涉及的資料,他對何健說:“您好何先生,我們這邊查出您在2011年的確從銀行辦理了貸款,并且5萬元的貸款金,您也是成功取走了?!?/p>

聽見這樣的話,何健怒火中燒,當即質問工作人員是怎么工作的,并且要求見他們的領導。

可工作人員表示,今天領導外出開會,并不在這里。

眼見著找不出事情的真相,何健與妻子只能選擇先離開了。

隨后,何健與妻子先后多次來到銀行,拒絕見到銀行的領導,讓他給自己解釋一下。

可每一次,銀行都是以領導不出或者很整天這樣的借口來敷衍他們。

如今,這件事已經過去好幾年了,都沒獲得解決問題。甚至自己還被列為了“失信人員”的名單。

無奈之下,何健不能向媒體謀求幫助。他向當地的都市報新聞熱線打去了電話,將自己的事情說道給他們,并希望他們需要協助自己解決問題這件事。

在收到何健的電話之后,記者立刻趕到了他們的家中。

見到記者的到來,何健仿佛看到了期望,他對記者說:“我因為這件事跑完了好多次,都沒獲得解決問題,對我的生活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p>

并且何健還告訴他記者,自己現在買了一套房,已經遞了首付,但是就是因為這5萬塊的欠款沒還上,因此沒辦法辦理貸款,房貸也一直還不上。

在聽完何健的哭之后,記者陪同他再次回到了安順農商銀行寧谷支行。

這次,何健終于看到了銀行的行長。

但是分行行長李蒙看到記者,非常明確地表示,自己不接受采訪,并希望記者能趕快離開,不要影響他們的工作。

“憑啥讓我們回頭?你們銀行污蔑我們,我們來要個眾說紛紜還不行了?!焙谓∧弥蠲?,十分不服氣地說道。

聽到這話,李蒙愚蠢地說:“欠債還錢,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從我們這里貸款,拿走了錢,我們要求你還錢,這并不過分吧?!?/p>

“但是當時,我沒有辦理貸款這項業務,是你們銀行的工作人員跟我說道條件不合乎,不能辦理的。這話是你們說道的吧?!焙谓〉那榫w有些興奮,開始在大廳中宣泄著自己的不滿。

聽見這話,李蒙必要笑出聲,說道:“何先生,我們銀行的資料上的確表明,是您從我們這里辦理了貸款,這件事我已經跟你申明了很多次了?!?/p>

“那我也跟你重申很多次,我沒在你們銀行辦理貸款,你怎么說的,怎么說的?”何健大聲地說道。

“如果你要是實在這件事,是我們銀行污蔑你的話,你可以到法院去控告我們?!甭犕?,李蒙便叫來保安,以影響他們工作為由,將何健和記者趕了過來。

被趕出去之后的何健,情緒變得十分激動,記者將他的情緒穩定下來后,讓他細心回憶起一下當天辦理貸款時的一些細節,是不是真的辦理了貸款業務。

聽到記者的話,何健說:“我可以十分確定,我的確沒在銀行辦理貸款業務,當時銀行的工作人員吳某,跟我說道我的條件不合乎,就沒有辦理?!?/p>

緊接著,記者又再次向何健告知,之后是不是跟吳某聯系過,讓他來證明一下,何健當時的確沒辦理貸款業務。

可何健卻表示,自己當時也去找過吳某,但是他的電話一直打必經,去他家里,他家人也一直不開門。后來,他從吳某的鄰居口中獲知,吳某在2014年因為挪用公款,被警方抓捕,判了4年,直到2018年才刑滿釋放。

說到這兒,何健一奏樂,有些興奮地對記者說:“不會不會是吳某偷走了貸款?當時有可能貸款順利了,但是他并沒有把貸款給我?!?/p>

事情的真相

想到這里,何健開始仔細回回想當時的情景。

就在這個時候,何健想到了當時吳某一直催促著讓自己在材料上簽署,很有可能就是吳某故意讓自己簽字。

于是,何健又帶著記者回到了銀行。這次他要求銀行向他出示一下,自己當時辦理貸款時的材料。

可銀行方面卻拒絕接受了何健的要求,并回應何健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他們銀行的信譽。

隨后,記者向銀行工作人員建議,可以將這些資料的復印件讓何健看一下,讓他證實一下是否是自己親自簽字確認的。

最終在記者的勸說下,工作人員向分行行長李蒙匯報了這件,李蒙也同意讓何健看一下資料的復印件。

很快,工作人員就將資料的復印件遞給了何健。

何健接過后,仔細看了一下,證實這就是當時自己簽的字。

這下,何健可以非常認同自己當時貸款成功,并且錢也已經下來了,吳某并沒將這筆錢轉交自己,而是自己閑置了。

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何健要求銀行方面給自己一個說明。

但行長李蒙卻依舊表示,想解決這件事,竟然何健去起訴銀行。

見到這樣的情況,何健回應自己一定會控告銀行,說什么都要讓銀行給自己致歉。

隨即,記者又給吳某打去了電話,電話接上后,記者向他指出自己的身份,并告知他那5萬塊錢的貸款是不是他拿的。

而吳某卻一直在顧左右而言他,對記者說:“我現在也有很多煩惱,我在老家都已經沒有辦法生活了,現在在外面打工?!?/p>

記者向他多次告知,究竟是誰拿走了5萬塊錢的貸款。吳某卻始終不愿意回答,他表示,等今年回家的時候,自己會去找何健解決這件事。說完便匆匆掛斷了電話。

等記者再次給他打去電話時,對面卻表明無法接通。

緊接著,記者又會見何健尋找了律師,期望能夠拜托解決這件事。

而律師也回應,在這件事中,銀行方面的確存在著罪過。銀行作為金融機構,其工作人員在辦理貸款業務時,出現了違法、違規的操作,導致何先生沒有得到這筆貸款,從而使他的個人信用報告中有了不良記錄,銀行方面應該分擔侵權責任。

同時,律師也建議何健,對安順農商銀行寧谷分行依法展開控告,拒絕銀行方面消除自己的不良記錄。如果,銀行對他的信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還可以拒絕銀行賠償一定的損失。

最后,期望何健需要早點解決問題這件事,也希望銀行方面能強化對工作人員的管理。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玩物得志
久久网免费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