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推薦 >正文

明星買房“跳單”啟示錄:房產交易為何頻頻不講武德?-房產頻道-和訊網

樓是歸屬于上海的浪漫。而坐落于黃浦區的思南公館,自1920年便成為“上海式愛情”的一張名片,是當時上流社會的居停和聚在一起之所,更有了大批軍政要員、企業家、專業人士和著名藝術家遷入,張學良、徐志摩、陸小曼、梅蘭芳都曾居住于此。

如今,思南公館是上海市中心唯一一個以成片花園洋房的保留維護為宗旨的項目,坐擁51棟歷史悠久的花園洋房,是上海著名豪宅小區,也是上海的網紅打卡地。 

近來,思南公館卻成為上海明星購房八卦聚集地,前有張雨綺“手持大刀斧頭前夫”,近日,一則關于謝娜張杰夫婦在上海買房“跳躍單”的消息再次將思南公館送到大眾視野。 

明星、豪宅、跳躍單,三大關鍵詞護持,令這一事件很快在網上烘烤,引起網友關注,在全民迎接冬奧期間,席卷5席熱搜,帶來上億閱讀量,而從互動情況來看,網友對該事件態度不一。 

事實上,借由謝娜張杰夫婦買房曝光出來的“跳單”事件在房產交易領域并不少見,有資深房產中介從業者告訴他90度地產,“被跳單,那太正常了!沒哪個中介沒有遇到過跳躍單,這些都是常規操作?!?nbsp;

兩次帶看 最終被“跳躍單”?

2月7日,全國人民尚未在新春小長假中回過神來,@上海房地產仔細觀察公布的一則爆料微博帶給了虎年的第一瓜,文中稱,自己的房產經紀人朋友H曾遭遇張杰與謝娜“買房跳單”。 

其中提到,在2019年6月21日和22日,張杰夫婦在H經紀人引導下到現場兩次看房,后期兩人以不討厭該房源的理由拒絕接受出售,中介人員隨后找到,夫婦二人實際上跳過了他,私下聯系房東購買了該房源,而當該房產中介聯系謝娜方時,卻被對方律師威脅,迫不得已探親讀書。 

根據爆料,張杰、謝娜夫婦看上的是思南公館東苑7號101室,面積341.77平方米,完工時間2010年,售價6200萬元,折合單價約18.14萬元。據報,該房源于2019年12月14日網簽,網簽價格5920萬元。 

經常出現跳單原因廣泛為避開高額中介費用,以思南公館東苑7號101室5920萬元的網簽價格來看,中介費高昂,以上海市場常見的2%傭金比例計算,該套房源中介費超過118萬。 

上海市不動產登記簿中顯示,目前該房屋的權利人為重慶眉開眼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于2019年10月,為謝娜名下企業。 

根據上?,F行政策,企業在本市出售商品住房必須同時滿足設立年限已剩5年、累計交納稅款金額已約100萬元、職工人數10名及以上且按照規定在該企業繳納社保和公積金剩5年。而企業近年繳納稅款金額滿500萬元以上的,購房時不不受上述企業成立年限和員工人數等條件的容許。 

可見,眉開眼笑文化傳媒公司自正式成立之后至2019年12月房屋網簽的2個月內,在滬繳納稅款金額達500萬元以上,以此獲得出售思南公館的資格。 

對于爆料,2月8日,謝娜夫婦委托上海蘭迪律師事務所發布聲明稱之為,“H先生”在發布中捏造事實,提到的“跳躍單”、“威脅”等虛假信息已涉嫌造謠誹謗。 

直到2月9日晚上,謝娜夫婦與中介雙方依然各執一詞,互不相讓,但由于面對取證難的現實,?“跳單”真相仍未浮出水面。 

“跳單”謂之爭議

一瓜引發千層浪,網絡平臺上,關于謝娜夫婦“跳躍單”的辯論并未止息,網友的態度也是五花八門。 

有的說這么高昂的中介費,要是我我也會逃亡;也有人說,連中介費都想出有,還買什么豪宅?還有人說,你帶我看房我就一定要買你的房子?既然沒有簽合同憑什么無法必要去找房東? 

甚至就連中介從業者對于該事件的觀點都不統一,有的中介認為,自己沒跟緊客戶,讓人家鐵環了空子;也有中介回應,交易沒有已完成,中介費不能繳;更多的中介則表示無奈,理論上算跳單,但是中介也拿這事沒有辦法。 

近年來,隨著買房市場需求劇增,房產中介行業迅猛發展,交易中“跳躍單”現象頻頻發生,尤其在二手房市場上,“跳單”糾紛尤為明顯。 

實際上,之所以容易發生“跳單”,與中介服務自身的特征密不可分。 

中介服務合同的客體是服務不道德,該客體的非實體性往往不會使接受服務一方在向服務提供方支付對價時產生極度的心理不均衡,容易產生“不讓中間商賺差價”的想法。 

享有這種點子的購房者在現實生活中并不少見,且更多的出現在房款數額較高的一二線城市,及大戶型、豪宅的成交上。

去年年初,小Y在北京海淀區移位大三居時,先是通過某著名中介機構看房選房一個多月,附近成交價,小Y忘了一筆賬,由于房款總價低,中介費是一筆極大的支出,小Y果斷以買房計劃生變成由拒絕接受了簽下,并選擇了中介費用更較低的其他品牌完成了簽下。 

在深圳,年前小J跟隨中介總共看了6次房,小J看中其中一套,他對該小區物業人員謊稱是業主樓下的租客,業主的東西丟棄到他家陽臺,物業便將業主的電話號碼給了小J,小J聯系到了業主,必要簽了合同。在小J看來,中介機構繳的傭金太高。 

中介被跳單,損失的是錢、時間和長期以來投放的給定房源的精力。盡管跳單現象普遍,但也有不少購房者指出服務不道德作為中介人基于自身信息資源優勢及現實勞動付出的凝結,理所當然被尊重并收獲合理對價。 

自M打消在北京置業的想法以后,M聯系了中介經紀人小楊,在近半年的買房決策期,小楊一旦手上有適合的房源都會及時推卸M,幾乎每個周末風雨無阻的帶M夫婦看房選房,盡管小楊的中介費在行業內處于較高水平,但M指出,不管是出于認同勞動的初心,還是出于對專業服務能力的認可,都不應當“陣前叛變”。 

在網絡留言中,還有一部分網友指出社會分工本應專人專事。在這部分網友看來,二手房交易環節簡單,牽涉到到稅費、法律、金融、貸款等方面的專業問題。 

不僅如此,一些房子還存在隱形抵押,或債務糾紛,作為房產交易的第三方,中介的專業知識和房產交易經驗,能有效地減少房產交易的風險。 

沒有免費的午餐

學者易中天,曾因被猜測為了省13萬中介費,跳過中介和房東交易別墅,被網友群嘲; 

易中天之后,上海中介人員一篇《討伐“狼”檄文》,矛頭直指知名經濟學家郎咸平,斥其買房“跳躍單”; 

2017年,深圳某中介在代理億元獨棟別墅時,遭遇客戶跳躍單,損失300萬傭金,這件事也把跳躍單現象引到全國關注的高度; 

去年1月份,網紅博主“小小莎”在深圳出售了一處1500萬元左右的房產,被中介譴責其買房“跳躍單”、“吃霸王餐”……

這樣的故事,在網上不勝枚舉。 

從古至今,房產一直被視為特別最重要的東西,是支撐家庭持續平穩運營的基礎,隨著人們對住房市場需求有了更高的高求,房地產市場加快改革,中介已然淪為當前不可或缺的行業。 

中介行業不存在的意義是什么?是接掌買房人不愿意花的精力和時間,是自學積累買房人了解將近的房產科學知識,是具備專業的能力和愿意促成合理的成交。 

超強兩百萬的從業者已經淪為一股不可忽視的強勁服務力量,門店的開辦,流量的運營、系統的搭起,人員的培育、服務的確保,這個行業為了每一筆成交價都代價著巨大的投入和成本。 

但隨著市場需求的多樣性和行業的復雜化,中介行業仍未擺脫“白”的名號,中介費的收取更是被消費者頻頻吐槽和詬病,現實中不斷經常出現中介和消費者的多層交易矛盾。 

從一定程度上而言,房產中介用服務換取收益并無不悅,況且在雙方建立消費關系之前就已經達成了關于中介費是否可以接受的確定性前提,消費者有權拒絕,且中介費的收取本身就是雙方市場需求的一種自愿式的互利互相交換,誠信,理應是任何一種經濟交易的基石。 

這個世界上幾乎不不存在魚和熊掌兼得的美事,不愿意付出個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大海炒房,不具備房產類的專業知識,那就得用自己的經濟實力去購買專業的服務,這才卻是均衡??偟猛斗?,才有進賬,這是再樸素不過的道理。 

正如上文重復提到的,跳單現象在房產交易環節極為普遍,且關于跳單的訴訟很多,但能夠查到的公開發表裁決卻極少。據理解,我國關于房地產交易判決相關性較高的的法律依據為1995年繼續執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距今已有27年,且其中牽涉到房產交易的條款較少籠統。 

跳單行為為何屢禁不止?中城委代理經紀部主任、景暉智庫首席經濟學家胡景暉指出,其根本在于立法的缺失。 

我們看到,近幾年,為打擊“跳躍單”現象,行業也在付諸希望。多家協會和的組織亮明“零容忍必追究”的態度,一些中介機構建立起更多自我保護機制,諸如系統內留存委托看房證據等。 

如今,我們的國家已經轉入了全面依法治國的時代,然而,房產交易相關法律法規亟需完善,房產交易環節也不應更特別強調契約精神,如果人人都吃免費的午餐,那誰還不會愿意堅決做這份餐呢?

END

(責任編輯:蒲莎莎 )


世茂 許榮茂 許榮茂 世茂集團 世茂 世茂
久久网免费人成